asdasda

  • <tr id='FZ6pjp'><strong id='FZ6pjp'></strong><small id='FZ6pjp'></small><button id='FZ6pjp'></button><li id='FZ6pjp'><noscript id='FZ6pjp'><big id='FZ6pjp'></big><dt id='FZ6pjp'></dt></noscript></li></tr><ol id='FZ6pjp'><option id='FZ6pjp'><table id='FZ6pjp'><blockquote id='FZ6pjp'><tbody id='FZ6pjp'></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FZ6pjp'></u><kbd id='FZ6pjp'><kbd id='FZ6pjp'></kbd></kbd>

    <code id='FZ6pjp'><strong id='FZ6pjp'></strong></code>

    <fieldset id='FZ6pjp'></fieldset>
          <span id='FZ6pjp'></span>

              <ins id='FZ6pjp'></ins>
              <acronym id='FZ6pjp'><em id='FZ6pjp'></em><td id='FZ6pjp'><div id='FZ6pjp'></div></td></acronym><address id='FZ6pjp'><big id='FZ6pjp'><big id='FZ6pjp'></big><legend id='FZ6pjp'></legend></big></address>

              <i id='FZ6pjp'><div id='FZ6pjp'><ins id='FZ6pjp'></ins></div></i>
              <i id='FZ6pjp'></i>
            1. <dl id='FZ6pjp'></dl>
              1. <blockquote id='FZ6pjp'><q id='FZ6pjp'><noscript id='FZ6pjp'></noscript><dt id='FZ6pjp'></dt></q></blockquote><noframes id='FZ6pjp'><i id='FZ6pjp'></i>

                新闻中心

                电力市场化又进一步!取消煤电价格联动 电力期货将近

                2019.11.28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9月26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完善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促进电力市场化交易,降低企业用电成本等。

                  为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深化电力体制改革部署,加快以改革的办法推进建立←市场化电价形成机制,会议决定:抓住当前燃煤发电市场化交易电量已占约50%、电价明显低于标杆上网电价的时机,对尚未实现市场化╱交易的燃煤发电电量,从明年1月1日起,取消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将现行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机制。基准@ 价按各地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确定,浮动范围为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具〓体电价由发电企业、售电公司、电力用户等通过协商或竞价确定,但明年暂不↘上浮,特别要确保一般工商业平均电价只降不升。同时,居民、农业等民生范畴用电继续执行现行目录电价,确保稳定。

                timg (1)
                 
                  锦盈资本商品策略部经理毛隽认为,一方面,原有的煤电联▲动机制通过电价挂钩煤价的方式,的确有利于▃将发电成本顺利向下游传导,避免出现↓煤企或电企“一方独大”的情况,在一段时间内完成了促进煤、电双方利益均衡的使命。但另一方面々,传统模式下的煤电联动,一般以半年或一年为价格联动周期,不仅存在其价格变动速度过慢的滞后性特征,还存在调整方式单调、敏感度不佳的缺陷,更无法解决国内电价如何与经济发展用电需求有效市场化接轨的定价机制矛盾。在煤炭、电力行业︼内部一系列体制性壁垒下,仅仅以不开放市场的⌒前提下提高电价,会严重阻碍电力行业管理和技术革新的自驱动力,长远来看并不利于电力企业的进步和发展。
                 
                  事实上,自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来,受降成本、降电价的总体要求制▅约,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基本已经陷入停滞状态。当前燃煤发电市场化交易电价明显低于标杆上网电价,背后折射出的正是全社会用电量增长乏力、非燃煤发电量占比提升的电力市场现状。“在这样的电力供需形势下,加速电力市场化改革,大概率会增大电价下调的空间,燃煤发电企业只能从煤价上寻求更多的利润空间,这意味着电厂对动力煤价格的压价意愿会增强。”国投安信期货投资咨询部研究员龚萍说。
                 
                  将现行标杆上网电价机制,改为“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市场化机制,推进了电价市场化的进程。与此同时,浮动部分通过发电企业、售电公司、电力用户等协商或竞☆价确定,将发电、售电、用电各节点企业拉入同一个市场定价♀的机制中,有利于电价市场化的加速及全面实现。
                 
                  在行业人士看来,当电价市场化达到一定的有效高度后,电力生产部门管理增效、技术改革的进程无疑会加快。从生产端看,火电企业必然将控制煤炭价格成本(目前平均约占电价成本65%左右)及提升度电煤炭消耗两方面工作推进到更重要的层面,无形中会对降低对动力煤的需求,以市场竞争的机制推动煤价保持在对煤电双方々利益更加均衡的价格中枢之中,同时也将火电企业的技术改进工作不断∑ 向前推进。另外,竞价模式还将为未来新能源消费打开空间,以边际成本的竞争决定发电项目的上网优先△权的良性发展模式,实现国家电改工作始终倡导的“提高用能效率、降低系统用能成本”的根←本宗旨。
                 
                  “未来,若能借助电价市场化形成机制的这股东风,再推动电力期货等市场化工具的上市,将煤炭∩市场、电力市场同步建设成市场机制定价、期货工具齐全的多层次市场体系,我国煤电市场化建设¤工作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毛隽说。
                返回